赵群学读通鉴记(第二十八篇)-路易斯的半亩方塘

2 Views

赵群学读通鉴记(第二十八篇)-路易斯的半亩方塘

赵群学
读通鉴记(第二十八篇)
唐记第31,唐玄宗中之下,资治通鉴卷215,从天宝元年至天宝五年间事。
本季结束了唐玄宗开元盛世20多载雄浑瑰丽,气韵万千的大格局进入了前期极骄奢淫逸盛,后者发生脆变导致地崩天裂,社稷几乎倾覆的天宝记年,进入天宝,不妨先怀念一下开元的最后一年,以开元28年年为切入点,那年那时,盛唐的才子们,大致的走向何在?李林甫当权后,庶族士子仕途上几近无望,诗歌渐从“盛唐之音”转变为“盛世悲鸣”,随着大臣被贬谪、士子难以被提拔,诗歌创作也从宫廷转移至地方,数量也增加不少。袁行霈说,“天宝诗歌的成就高于开元时期”。一个时代即将轰轰而过,求仕路上奔波的诗人们却尚未觉察。
这一年,孟浩然病故。王维路过襄阳,惊闻孟浩然去世,作《哭孟浩然》,“故人不可见,汉水日东流。借问襄阳老,江山空蔡州”。王维刚出仕时便不慎获罪于玄宗,几经挣扎也未有太大改善,他已决意大隐于朝。这一年,岑参约23岁,学成出山两年,尚奔波于东西二都干谒求仕。他已经结识了王昌龄。作《送王大昌龄赴江宁》,“对酒寂不语,怅然悲送君。明时未得用,白首徒攻文。”约八年后,岑参三十岁才进士及第,仅被授以九品的右内率府兵曹参军。这一年,刘长卿22岁,“在故乡洛阳家居。作《疲兵篇》”。年少山中苦读,多次出入场屋,天宝年间,已经 “十年未称平生意”,后终于考中,入仕后却遭遇两次共十六年冤案。这一年,杜甫28岁,他在兖州、济宁之间。四年前科考落榜,投奔在兖州做官的父亲,开始齐赵之游,写下成名作《望岳》。天宝三载四月,杜甫和李白相遇于齐梁,结伴游猎,次年二度相聚,以后便无再会。杜甫的科举考试和出仕都很不顺利,一直到天宝十四载才被授以河西尉,又改为九品的右内率府兵曹参军。杜甫从长安回家探望时,小儿子已经饿死,杜甫作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》。这一年,李白约40岁,可能在曹州(今菏泽),“五月,因许氏夫人去世,移家东鲁,经曹州,有诗《忆襄阳旧游赠马少府巨》。在信息不发达的彼时,他推重为“风流天下闻”的孟夫子,“红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云”的孟夫子,已经在经历多年的求仕失望后辞世了。而李白也不知道自己几年后终于能觐见天颜,又很快被赐金放还。在安史之乱的动荡中,他以饱满的热情支持永王站错了队,经世济国之志终未实现。

诗人们入山修行、仗剑天涯、苦读干谒、投考赴边、出差入幕,每个人都自认有济世之才,渴望为朝廷效力,但绝大多数人的行踪其实都是一份流浪地图,从希望到失望,再到落寞而终。盛唐的帷幕落下后,便再未升起。此后也无见曾经的开元天宝繁华日。
主要历史脉络梳理如下。
第一,版图,资治通鉴记载,天宝元年,天下声教所被只州331,羁縻州800,有十道节度使,经略使,保持边备,安西四镇,治龟兹城,兵24000,北庭节度使置北庭都护府,兵2万,河西节度使,隔阻吐蕃和突厥,统八军,下辖张掖守捉,统瓜州沙州等五州之病,总兵力73000人,朔方节度使,抵御突厥,辖定远等三军,三受降城,安北单于二都护府。辖灵州、夏州,丰州三州之境,治所在灵州,兵4万六。河东节度使,与朔方节度使,犄角配合抵御突厥,统大同兵等四郡,屯太原府等三州,治所在太原府,兵55000人,范阳节度使,统九军,屯幽州,冀州等九州,治所在幽州,兵力最多,计91400人,平卢节度使,镇抚室韦,靺鞨,有平卢、卢龙二军。安东都护府,屯金州,平州二地,兵力37500人,平卢范阳两节度使,均由安禄山领,兵力雄厚,达十余万。傲视当世。陇右节度使,针对吐蕃,统临洮等军,辖洮州等三州。总兵力75000员,剑南节度使,西抗吐蕃,南抚蛮獠,统天宝等六军,屯益州,辖冀州,益州等13州,兵力39000员,岭南五府经略使,统青海经略等二军,治所在广州,兵15000,此外又有长乐经略在福州,东莱守捉在莱州,东陆守捉在登州。总计天下凡镇兵49万余人,马8万余匹,开元之前每岁供应边兵粮秣衣具等军资,费用不过200万,天宝之后,边将奏征兵,益多,每岁用1220万,用粮190万斛,公私劳废,民始困苦。
同样是天宝元年,天下县1528,乡16829,户8525763口,人48909800。无论是土地,人口,有效统治疆域都是中世纪首屈一指的伟大帝国。

第二,无事,唐玄宗晚年,好神道延年,下臣皆曲意附和,各地刺史小吏,借以上祥瑞,希冀得迁,有术士言见玄元黄帝于丹凤门空中,告以我藏符令,在尹喜故宅,于是使人发函谷关尹喜台而得,群臣迅速跟进随即上书,以函谷灵符出现,是天降福瑞,于是改年号天宝,又有人上言见玄元黄帝于天津桥北,语藏符在紫薇山中。遣使获得,后诈谋暴露,上也不追究,流放而已。玄宗不理朝政,多好吉事,求长寿,是术士贵盛,行走天下。至东都洛阳,还长安后,李林甫分析皇上已年老,厌巡幸,于是与左宰相牛仙客谋,征京畿道粟帛钱粮和入长安府库已实关中,数年后积蓄稍丰,皇上以为能。从容对高力士说,朕不出长安近十年,天下无事,正与高枕无忧。朕予以政事委林甫,何如?高力士深感南牙宰臣势力大甚非国家之福气,对言,天子巡狩,古之制度,且天下大柄,不可假人,若彼威势聚成,谁敢复异制,上听闻不开心,于是高力士自知势力难敌南牙权臣,自是不敢参言天下事。
第三,权相,李林甫当政,凡是才望功业出于己者,或者为上所厚者,有势位将逼己者,必定千方百计去之,尤其妒忌文学之士,对于此类人,表面上与之为善,甘言啖之,背地阴谋除之,世人谓李林甫,口有蜜,腹有剑。权相在位,所用副手,非酒囊饭袋不入法眼。求禄干食无为者,如左相牛仙客,以边将杀敌有功,入朝拜相,得李林甫之助力,其实无才干,上表也错字百出,但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不过泥塑木雕一个,岂敢多言,牛仙客薨后,又用刑部尚书李适之为左相,但李适之逐渐与李林甫争权,产生分歧,并且与驸马张自等人结为朋党。李林甫恶之,用京兆尹薛炅推荐的法曹吉温,罗织罪名从李适之周边相牵连的官僚入手形成冤狱,进行削弱旁支打击根本之计,吉温用刑残酷,凡牵引人入,无一不自污而出,为人阴隼尖刻,两面下注,先与高力士相接,颇得禁中语,得玄宗幸。经萧炅推荐给李林甫,李林甫得之大喜,吉温常曰:若遇知己,南山白额虎不足缚。当时又有杭州人,罗西石,为吏深刻,李林甫也引致,用二人为鹰犬,随意打击不附和己者,轻者丟官,重者丧命。二人也随李林甫所欲,锻炼成狱,世人谓罗钳吉网。李适之性情疏率,常常被李林甫构陷,李林甫对李言,华山已有金矿,采之可富国,建议主上为之,他日,李适之向玄宗建议。皇上问林甫,林甫从容对曰:臣久知之,华山为陛下本命,王气所在,伐之废,故不敢言,于是玄宗以为,林甫爱其,而李适之虑事不熟,渐渐失去欢心,诸如此类阴险手段,李林甫运用自如,上下其手。下旨意,曾经奏是宜选李林甫所依,无得倾托,于是李适之,渐渐素手而已,不得不靠边站,当时的刑部尚书韦坚,被李林甫所嫉恨,夺取江淮转运使肥差后,二人同病相怜,结为死党,为李林甫所恶。林甫以太子非己所立,恐日后引祸,常有动摇东宫之志,韦坚是太子妃兄,边将皇甫惟明,又曾为太子做忠王时候的旧友,对李林甫跋扈专权,意颇不平。李林甫动知其谋,派爪牙杨慎矜,密伺对方所作所为,与太子出游时,已交接朋党之罪告发,韦坚与皇甫惟明二人下狱,派御史中丞王拱与京兆府法曹吉温,共鞫之。玄宗也以二人有宿功,但也不愿显现其罪,以离间君臣罪名,迁二人为边地太守。又牵连成狱,韦坚与李适之等结为朋党,李适之坐贬,留放者数十家,在朝凡反对李林甫专权,对其有潜在威胁者,为之一空。太子也因此将太子妃韦氏出,又兴大狱,将李邕等害死,李邕才艺出众,以前卢藏用常与之曰:君主干将莫耶,难与争锋,然后终于曲折,戒器物,用刚劲,但你又不能以柔为用,终不得免。李林甫又分遣御史,将皇甫、韦坚等人于贬所赐死。李适之罢相后,李林甫向玄宗推荐陈希烈补为左相。陈某人,以献福瑞攀附得位,无真才实学,一以李林甫马首是瞻,所有奏折都经李林甫决断,后书陈希烈具名而已,又一尸位素餐的立仗马也。玄宗为显示太平盛世,英才迭出,欲广求天下之士,命通一技以上者,皆至京师,李林甫恐朝野之士,对策素颜,揭发其恶,向上谏言,借口惧人多卑贱,恐有俚语,会意浊朝廷。于是,先令州郡长官,严加洗练,自有超绝者,以名送中书省,然后为尚书省复试,又用御史中丞兼侍之,所谓取名实相符者,其实,经过这一折腾,继而至者,所应对诗赋论,皆平平之辈,选用逆选择法,劣币驱除良币,自然无一人及第,于是李林甫上奏野无遗贤。在我看来,野无遗贤,实则朝有大奸也。李林甫公器私用,授平卢范阳节度使安禄山兼御史中丞,将唐开国魏征等人才能任职的位子给胡人占据,果然野无遗贤。李林甫屡起大狱,用,杨贵妃从祖兄杨钊,为御史,针对东宫,凡有上书慑己者并附罗织下狱,杨钊附李林甫,成其私智,所破家数百,太子平素仁孝,又有驸马张自与高力士等保护始终不为李林甫一党所害。同时,又命百官与天下贡物,先与尚书省,继而多以车载赐李林甫宅,权倾一时,毁满天下,尝有人对其言爷恐易招祸至,倾覆身家,,李林甫倒也坦然,曰:势以如此,将若之何?
第四,禄山。安禄山巨胖,肚腹过膝,自称腹重300斤,外若痴呆,内实狡诈,常派其心腹候在京师,窥查朝廷秩序,动静皆报之,又养文学之士,写各种表奏,上书,每过县去州,要地方上杂处,奇巧,异术,珍玩之物,上下交汇朝野,所供不绝于路,与上相对,应对敏捷,又在乎诙谐,玄宗问这巨腹中为何物?答为胡人腹中,唯有赤心,玄宗乐。出入禁中,请为贵妃儿,其时上与贵妃共坐,安禄山,先拜贵妃,对曰湖人先母而后父,一时尽获贵妃与老皇帝欢心。
·

第五,贵妃,天宝三载八月,杨太真为贵妃,其亲朋故旧赏赐丰厚,贵妃从祖兄杨钊,不学无术,得四川新镇富民鲜于仲通推荐给剑南节度使章仇,引入长安,与贵妃诸位近亲交游,逐渐上位,李林甫打击李适之案起,由兵曹参军转任由推官,陷害得力,又以御史上位。贵妃恩宠日隆,每次乘马由高力士执韂授鞭,织绣之工专供贵妃者七百人,中外争献器服珍玩,往往进宝而得高官,仕途得迁,天下从风而靡。民歌曰:“生儿勿喜女勿悲,君今看女做门楣”。贵妃欲得君王专宠,妒悍不逊,尝惹上怒,命使命送归,其兄杨餂之府,旋即有悔,为之不思饮食,高力士奏请迎贵妃归院,开禁门迎至,至此后,
后宫佳丽三千人,三千宠爱在一身。
金屋妆成娇侍夜,玉楼宴罢醉和春。
姊妹弟兄皆列土,可怜光彩生门户。
遂令天下父母心,不重生男重生女。
骊宫高处入青云,仙乐风飘处处闻。
缓歌谩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
渔阳鼙鼓动地来,惊破霓裳羽衣曲。

转载请注明:赵群学 >> 全部文章 » 赵群学读通鉴记(第二十八篇)-路易斯的半亩方塘